Skip to content

苹果CEO库克与商业周刊访谈实录

苹果CEO库克与商业周刊访谈实录

注:苹果发布会后,CEO库克与彭博商业周刊记者进行了访谈,文章见《苹果CEO库克访谈: iPhone 6、Apple Watch及企业文化》,本文是访谈实录。

库克很高兴,那是9月10日,iPhone 6和Apple Watch发布后的第二天,观众和媒体的反应让这位苹果CEO感到无比的开心。库克与彭博商业周刊的记者长谈了一个小时。

你怎么看昨天发布会上自己表现?

我觉得更应该是看苹果的表现。昨天看了发布会的任何人都知道,苹果的创新依旧。如果有任何疑问,那是站不住脚的。我不认为应该有疑问,我们也不会怀疑自己。我们做这些产品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就手表而言,多数公司——你可以从市场上的产品分辨出来——他们只是拿了现成的东西,比如手机的UI,然后绑在手腕上就变成了智能手表。我们知道这样不行,手表屏幕太小了。关于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思考了很多。我想我们已经想出了一种方法,让它不仅好用,而且很闪耀。

我喜欢用手表来操作Apple TV,也不用担心遥控器会从沙发垫子上滑落了。

我不记得有适用于手表的Apple TV程序。

有,但我应该没有展示过这个,我的版本新一点。它会操作Apple TV,而且你可以想象它也能控制其他的东西。

在美国,很多公司在移动支付上都失败了,Apple Pay的优势何在?

我认为我们拥有第一个可以成为主流的移动支付解决方案,其他多数人冒险进入这个领域,把所有的时间花费在前端,思考如何创造一种商业模式,如何收集数据拥销售数据。他们以这些为依据来思考问题,而不是考虑用户为什么会想要使用它。

我认为你们也有考虑过商业模式。

我们只在有用户体验后才会考虑商业模式。所以我们的起步是:用户想要什么?我们认为用户真的不想带钱包。为什么呢?原因一点也不有趣。当我年轻时,带钱包是因为有照片,带着朋友或家人的照片拿来炫耀一下。现在的事实是,你不会把照片放在口袋里,它们就在手机上。所以钱包的功能转移到了手机上,但是信用卡还没有。我们都带着塑料四处走动,即使解决方案就在那儿,还得找到应用程序并打开,然后进行身份验证。这真的很糟糕。

你谈到了苹果故事的下一个篇章,描述下这种转变,是从什么到什么?

我们的下一篇章是关于个人设备,是关于比我们已经拥有的要更加个人化的东西。我觉得手表就是一个伟大的起点,它的健康和健身部分让我们非常激动,联系和亲密沟通也是。它还有控制事物的能力,我用Apple TV作了一个例子,但是你可以任意发挥想象力,想象它可以用于何处。

家用电器?

你可以拿它做很多事情。我们想出来的列表很长,但当我们向开发者开放后,列表会变得更长,因为他们会想出很多我们没开始思考的东西。当然,我们还有很多人已经忘记了的iBeacon,一项在我们的故事里非常有趣的技术。你可以想象未来的连接是有趣的。

苹果现在所做的区别于五年前吗?

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确,硬件和软件以及设备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或者正在消失。想想Apple Pay,它得益于Touch ID的硬件创新,还包括许多软件创新。而且你希望设备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精确,对吗?所以这就涉及硬件和软件。

当然,与支付相关的服务相当复杂,而且交易量非常大。我们能做这个,完全是因为我们在iTunes中学到的一切。

实现这一点的唯一方式是,每个人都能很好地合作。而且不仅仅是合作,而是捆绑在一起,以至于你无法分辨人们在做什么,因为他们集中于创造伟大的体验,他们看待事物不会采取功能性的观点,考虑的是顾客的观点。

如何不陷入混乱呢?

必须要有伟大的领导者。我不认为会有人把这个描述为混乱,但是我们会辩论,这样做可以想出更好的解决方案。会有适当的摩擦,但不能压倒我们的目标。

那你在管理团队中需要努力实现这种和谐吗?我的意思是,这在三年前并没有发生。

它没有立刻发生。是的,这需要艰苦的努力,而且需要做出艰难的决定。

对于Scott Forstall的离职,你有没有后悔?

我对他没有不好的看法,但我也不后悔,现在的团队是独一无二的。Craig Federighi已经进入了软件部门,负责OS X和iOS。在产品的角度上,两年后顾客在产品中看到,这些在iOS上很酷的东西可以在Mac上使用。这没有任何理由不能发生,你可以在iOS上开始一项任务,然后在OS X里完成,它是无缝的。我想这在旧模式下是永远达不到的。

顺便说一下,我们已经可以实现OS X版本的每年更新。看看微软,我们也是直到最近才每年更新,这很难在桌面操作系统上实现。这是很严肃的事情。

你对健康领域很感兴趣,那么在设计Apple Watch过程中会不会倾注更多精力?

的确,我会在设计过程中表达自己的想法,但如果你认为苹果能够在这个领域做出重大贡献,实际上目前的健康科技还不够成熟。越是有难度,越能影响人类生活的领域,越会引起我们的兴趣,让我们出面来做出某些改变,对吧?

这个领域我们的确投入很大,我们还有更多的新设备和技术在研发当中。我们都知道,健康医疗的发展阻碍重重,从宏观的角度来说,我们希望把复杂的东西变得简单,让人们能完成以前不能完成的任务。健康医疗领域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怎样让病患有能力照顾自己。我认为苹果能够攻克这个难题,让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次就是全新的尝试。

将Apple Watch定价在349美元, 能让大多数美国人更好地管理自己的健康生活吗? 

349美元的价格实在是很低了,性价比非常高。当然,如果仍然有人买不起,那得依靠人道主义组织了。这样的价格毫无疑问会帮助多数人。

继续谈谈苹果去年的发展情况,你欲将公司的默认设置变为开放式,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的默认设置都是封闭式的,这里不是指封闭的操作系统,而是封闭、有限的沟通范围。事实的确如此,我们只讨论已有的成果,对其它动向却闭口不谈。

我认为这种理念对维护社会责任毫无益处,我们在环境保护、人权、全球差异、同性恋权(人权的一部分)、阻断非洲艾滋病传播以及教育等等方面都保持着开放的态度,并积极地与外界沟通着。我们应该在更多的领域保持这种开放的态度,让世界知道我们的动向,但如果有人想要复制模仿我们的技术,那真的不太可能。

你公开发表这种“唱反调”的言论时,公司内部出现了任何反对声吗?

当时公司上下热烈讨论着这件事,思考该何去何从。我当时就说过,除了产品研发计划外,其它方面我都绝对赞成100%的透明。产品研发计划当然还是得保密。有人认为我们不该这么做。但最后我还是决定开诚布公,的确,我们并非十全十美,公司发展的路还很长,我们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员工男女比例不平衡,你具体是怎么解决此问题的?

我们聘请了Denise Young Smith当人力资源负责人,她非常优秀。我们还聘请了美国环境保护局行政长官Lisa Jackson ,她很杰出。公司高管层的女性比例大大提高。

就在数周前Sue Wagner加入了我们。在财富排行榜500强中的CEO,大多数是60多岁的白人男性。如果企业声称“找不到女性员工”,那只是借口。应该扪心自问:公司需要什么样的人才?需要何种技能?Sue能够列出很多符合条件的人。Sue是美国黑石集团的创始人,规模遍及数个国家,对国际市场、企业并购非常熟悉,因为黑石集团曾并购了许多家公司。此外,Sue的思维方式独特,因此我希望最终有人来用不同的视角来改善我的思维。

苹果曾和IBM合作向团体客户销售iPad,还收购了Beats,那么苹果现在处理合作关系方式与三年前有何不同?

现在的合作关系中,我们更加开放。我认为我们一直都非常专注,这也是我们能够将所有产品推向这里(指着会议室办公桌)的原因,我们还有更多有待开发的产品和技术,但我们总是说:怎样才能尽可能让我们的产品普及?

我认为,唯一的方式就是合作。虽然苹果的文化理念中并没有把合作当成核心,但我们想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于是我们开始思考怎么才能实现这些。

五年前,苹果是不是不会与任何人合作,所有的事情都自己单干,比如说向企业销售iPad产品,诸如此类的?
 
我们之前没这么干过,因为我们可能会说,要自己搞定所有事,或者干脆不需要做某件事。 但我认为,如今苹果有了另外一种选择,那就是寻找合作伙伴。从过去的几年中,我们和许多运营商进行了合作,而且我们从中也了解到自己其实是可以与人合作的。

什么时候你才能知道Apple Watch是一款成功的产品?

我感觉它已经是一款成功产品了。但什么时候你才能真正确定它是呢?那还是要看消费者,这需要时间。一款产品不可能在第一天或第一周就判断它是否是成功的。很多人不同意我这么说,但我要说的是,产品和电影不同,上市一周看看票房就知道是否卖座。

Apple Watch是一个全新的产品类别, 它好还是不好?第二天你会和自己好友怎么谈论它?你还记得iPhone发布的第一周是什么状况吗?你肯定不记得了,这重要吗?

我记得当时很多人去排队购买iPhone,当他们走出苹果店外,都高举着双手欢呼。

没错,但要知道,当时我们第一周只卖出了几万台iPhone,直到一年后,我们才实现了1000万部的销售目标。而且,有些国家的销量非常好,超过一半的销量都是在那些国家里完成的,后来,我们又把产品出口到了一些之前没有销售过的国家。

你肯定不知道一开始的销售状况,而现在我们已经推出多个产品类别了。

不仅如此,我们的实体店会变得越来越好,团队也越来越优秀,他们可以推出全新的产品类别。然而如果你单纯地考虑大众零售市场销量,并依此判断一款产品是否成功,我想我们也没必要再深入讨论了,因为这毫无意义。实际上,你可以到苹果实体店内去看看,看看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现在不过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你是否会觉得那些不必要的技术会让用户分心,或是无法改进人们的生活?

我认为技术不会让用户分心,实际上,技术通常会彻底取代人们的某种生活。比如,如果你要想看看现在几点,除非你待在屋子里会抬头看看挂钟,否则十有八九是拿出手机。而一旦你看了看时间之后,就会觉得,不妨再查收一下我的邮箱吧,或是看看我的Twitter上有没有什么新鲜事儿。

但在Apple Watch上却是相反的,你不会为了看时间而触发其他事情。在上面,你会被提示有来电,并看看是谁打来的,另外它还有很多社交功能,你会用手表取代手机。我并不是说智能手机不好,它一样不可思议。但我认为,智能手表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补充物”,如果你带上一周,就会发现注意力根本不会被分散。

Apple Watch让你觉得有什么亮点吗?

当然,我会用它做很多事情,但是在此不便于透露。但是它真的很棒,我们之前就期待这一天,因为我们从……

三年前就开始开发这款设备了,Jony Ive说的。

是的,老实说,我们本可以早点做大屏iPhone,也可以早点做智能手表。但是,这些产品的契合度,完整度,质量以及整合度都没有达到要求,我们愿意等待。这也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非常耐心,因为我们要做到最好。

你和Ive在产品发布的时机问题上达成一致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Jony和我保持了高度一致。是我做的最终决策,但是我觉得我们不可能存在分歧,因为我不是个临时接班的CEO,苹果也不是一家只看重季度利润的公司,这不是我的方式,我们做的都是长期决策。

我们很早就开始对智能手表进行投资,运营支出也不断走高,人们开始质疑我:你到底在干嘛?当然,我们没有清晰、完整地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只是说,现在做的事情可能无法给我们带来收入。推出iPhone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们需要给品牌注入新鲜血液。把事情做好除了需要时间,还需要厚脸皮,因为一路走来肯定有人质疑。

苹果的创新去哪儿了?

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你知道自己的方向,真理可以战胜一切。

但是目前,智能手表的问题是,人们不会24小时带着,因为它的实用性没那么强,Apple Watch会有所突破吗?

我们会用自己的方式处理突破性问题,一旦我们做出决定,会在开发过程去掉某些产品。

比如呢?

嗯,我们会去掉一些产品,是的。

在它们开发出来前?

哦,是的。哦,是的。它们无法满足每天的需求,或者是我们发现没有足够的技术来实现这些功能,也只有这样,才能最终得到我们想要的用户体验。而且……

我猜TV也会这么做吧。

Natalie Kerris(苹果公关):现在我得阻止你继续发问了,库克已经在思索怎么回复你了。

库克:我在想怎么逃避这个问题。

via BW

Published in科技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