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BAT角力人工智能不谈售卖


人工智能很火,却并不像一部电影、一条裤子触感可见,即便是BAT,如果不似暴风魔镜或者任何一款VR(虚拟现实)硬件具象的售卖场景,更是让人困惑。几天前,百度成立专门的人工智能投资公司,李彦宏亲自统领,阿里、腾讯也是各种场合给人工智能最高规格的宣讲——角力未来,BAT在乎的不是售卖,而是产业链条的方方面面。

砸钱下注

或许是2016年百度世界大会上对于人工智能的展示还差那么一点劲,几天后,百度宣布成立独立风险投资公司,百度CEO李彦宏亲自出任董事长,并参与重要项目的评估判断。

百度方面表示,新成立的百度风投将专注于人工智能,以及AR、VR等下一代科技创新项目,集中投资于早期项目,第一期基金规模将达2亿美元。

2亿美元在互联网投资领域说多不多,但对于一个听起来太过超前的项目而言也并不少。2013年初,百度成立深度学习研究院,2014年聘请全球人工智能方面的领军人物吴恩达加盟,担任百度首席科学家。

有数据显示,近年来,百度将15%左右的营业收入投入到技术研发上,先后成立了大数据实验室、深度学习实验室和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到了2016年百度世界大会,李彦宏明确了人工智能项目对外展示载体“百度大脑”,具象百度对语音、图像、自然语言处理和用户画像等领域的人工智能成果。

相对于百度的高举高打,阿里是低调的。对于公众而言,印象最深刻的就是2015年6月阿里联合富士康向日本软银旗下的机器人公司SBRH战略注资7.32亿元,这是阿里巴巴在机器人领域的首笔投资,SBRH曾发布世界上第一款可以识别情绪的仿人形机器人Pepper。

日本机器人、软银、阿里,这些关键词组合在一起,很容易让人兴奋,毕竟存在于科幻世界的“机器人管家”似乎在一步步变成现实,前提是大规模的投入,更低调的腾讯偏偏是撒钱高手。

Diffbot是一家位于美国旧金山湾区的数据公司,主要通过人工智能技术,让“机器”抓取网页关键内容,并输出软件可以直接识别的结构化数据。今年,腾讯与硅谷风投机构Felicis Ventures领投Diffbot 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腾讯对人工智能类似的早期投资还发生在生命医疗大数据公司iCarbonX(参与10亿元融资)、医疗数据分析公司CloudMedX(630万美元天使投资)、开源深度学习公司Skymind(数百万美元投资)、云计算服务Scaled Inference身上。

腾讯副总裁姚星描述腾讯之于人工智能的投资策略时表示,他和腾讯的投资并购部已经达成共识,大量考察美国的机器学习平台类创业公司。一则中国这类技术公司不多;二则收购这种公司可以快速补足腾讯在算法领域的不足。

对于人工智能,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毕竟这是投资未来。李彦宏强调,互联网的下一幕就是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时代之后就是人工智能时代。

教育用户

钱投出去了,BAT之于人工智能到底在干什么,公众不可能看得懂吴恩达列出的自然语言算法。“百度无人驾驶汽车,一台带轮子的电脑。”李彦宏愿意给出最容易理解的路子。今年上半年,百度无人车已经开始在北京某些路段测试。

但这远远不够,至少并不容易从商业维度想明白。再拿阿里投资的Pepper为例,作为仿人形机器人,无论是面向企业客户还是个人消费者,售卖是最直接的商业模式,富士康精于制造、阿里擅长销售,看起来水到渠成。

但直到今年7月才有消息称,Pepper有可能年底进入中国台湾市场,离内地则仍然遥远。10万元起售价或者每月5000元以上的租金,对于任何中国消费者都是不小的成本,对于投资者阿里来说,也意味着靠售卖产品在人工智能领域有所斩获,并不现实,至少前期意味着大量的成本铺垫。

百度也有类似产品,9月12日是度秘一周岁生日,但一年来百度并没有大规模地推进人形产品的落地,着重的仍是软件交互。

阿里直接操刀的人工智能更多的寄托在云计算身上,技术上的天然接近性让人工智能与阿里云的商业场景更容易实现。9月13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将在全省105家法院全面上线智能语音识别系统,由阿里云人工智能ET提供技术支持,能够快速、准确的完成庭审记录,承担起“书记员”的角色。

阿里云语音识别高级专家陈一宁介绍,在ET的核心技能——CPU/GPU多机多卡声学模型,可以轻松做到万小时级别的语音数据在天级别内训练完成。如此聪明的系统,对硬件设备的要求却并不高。法庭只需增加一块声卡,其他的全部使用已有的麦克风、电脑等设备即可,升级成本仅几千元。

面向政府、企业的云计算在大众消费者维度培养认知并不容易,比赛的方式成为阿里向公众推介阿里人工智能的最爱。

2016年3月,在谷歌AlphaGo挑战李世石4:1获胜之后,阿里语音产品挑战世界速记大赛亚军得主,在准确率上以0.67%的优势战胜对手。此后,阿里人工智能程序小Ai成功预测第四季《我是歌手》冠军;阿里巴巴旗下广告交易平台阿里妈妈图像团队的OCR(图中文字识别)技术刷新了ICDAR Robust Reading竞赛数据集的全球最好成绩……

全线押上

除了阿里的云计算能直接变现,大多数BAT人工智能尝试还停留在初级阶段,商业化维度甚至没有完整的产品线,在人工智能的技术支撑特质几乎贯穿了BAT所有的产品线。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海外投资,腾讯人工智能研究项目包括WHAT LAB(微信-香港科技大学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优图实验室、微信模式识别中心、智能计算与搜索实验室等多个部门,更高规格的腾讯人工智能研究院也将组建。

而在落地维度,类似于微软小冰的聊天机器人“小微”、云搜和文智(搜索智能产品)、优图人脸识别、QQ物联、TOS+、微信智能硬件解决方案等分布在腾讯微信、QQ、门户、广告、金融等各个维度。

以TOS为例,前身实际上是腾讯在手机操作系统的布局,但2010-2015年,腾讯先后推出过QQ Service手机、TITA手机系统,一直没有做起来。

及至人工智能和智能硬件兴起,腾讯终于将视野聚焦在更大的维度,让手机与智能硬件底层打通的一个延展OS,关注的领域包括智能手表、微游戏机、虚拟现实产品三个领域。TOS+的野心更像是做“连接器”,而像血压仪、体脂仪以及智能家居的一些长尾产品已经分别由“微信智能硬件”和“QQ物联”这两个平台完成连接,只要打通标准,根本不需要腾讯再定义解决方案规则。

无独有偶,百度、阿里也在金融、O2O、电商、搜索等各个维度接入人工智能业务。

在分析人士看来,人工智能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全业态推进,很难有团购、外卖、打车这类爆款横空出世。但对于用户而言,人工智能又是一个很容易“用脚投票”的领域,像语音识别这样一个功能,苹果Siri、百度、搜狗、蚂蚁金服、微信都在做,但谁的准确率高,不可能是“砸钱能砸出来的”。

(来源:北京商报)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科技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