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明星VC共论寒冬下的投资策略 郑刚:下一波颠覆淘宝的可能就是直播


10月17日,由中国青年天使会、中国青年天使会华东分会主办的2016中国天使投资人峰会暨中国青年天使会第三届黄浦江论坛在上海杨浦区举行。创客猫作为独家图文直播媒体到场进行直播及报道。(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直播页面)圆桌论坛环节,中国青年天使会副会长&英诺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创业工场合伙人麦刚、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知卓资本创始合伙人陶闯、紫辉创投CEO郑刚、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以及追梦者基金&创新谷创始人朱波八位中国投资界大咖围绕“春天还是冬天?这是投资最好的时代还是最差的时代”展开了精彩的对话。
圆桌论坛:明星VC共论寒冬下的投资策略在朱波看来,所谓的资本寒冬是因为风口已经从以前的“商业模式创新”转变为“技术创新”为主,当投资人的投资逻辑在变时,创业者却还没准备好,依然抓着商业模式的东西不放,所以现在不是钱少的问题而是好的项目实在太少。徐晨表示,大家觉得比较冷可能是因为整个资本的叠加效益变低了,前两年公司基本上三到五个月就会死,而现在想要连续融资的公司变得非常多,整个叠加效益变得非常长,另一方面,这两年很多资本也开始往海外涌动,这两块加起来导致投资总量变少了。杨向阳认为,冬天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个情况,以后不会有改观,不会好也不会更坏,这是一个常态。当资本市场供给多,而退出渠道没有变的时候,就会产生这种现象,所以在他看来,这是一个总供需的问题。陶闯则觉得现在已经是春天,接下来还有秋天,后面才是冬天,市场肯定还会更冷,很多项目可能会拿不到后续的融资。不过在他看来,最后成功企业都是要经过寒冬出来的。冬天你没有子弹的时候,别人也没有,这个时候就是比创业者能力和内功的时候。王明耀指出,从广度和长度来讲,这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冬天只是针对这一两年的时间,从微观的角度来讲面临着一定的挑战,所以不能叫冬天,最多叫“倒春寒”。而郑刚的观点是,所谓的资本寒冬其实还有很大的机会,表面上看很多行业不太行,其实只是因为没有找到一些重要的点。
紫辉创投CEO郑刚接受创客猫采访在后台接受创客猫记者采访时,郑刚表示非常看好“泛娱乐+直播+大消费”的未来。在他看来中国的整个GDP在快速增长,人们已经不再简单地满足于粗放型的生活,更懂得如何去享受,整个中产阶级消费的总量、消费能力和消费的意愿都在大大加强,因此未来大消费及高端消费的趋势会明显显现出来。另一方面,现在主流的互联网消费以85后为主力军,泛娱乐也是85后、90后的主要生活方式之一,这群人更懂得通过电影、娱乐、社交等的互联网方式去满足自己的情感诉求,因此这两块结合起来的市场会有很多创业机会。而针对直播领域的未来趋势,郑刚则非常看好“直播加教育”的结合形式。在他看来,不管是直播+电商还是直播+教育,其实任何形式的直播都会好,但需要一个过程,因为只有先往人最多,钱最多的地方去,将来才有可能垂直化。关于直播业的发展,他认为跟社交网络的发展逻辑是一样,首先要有一个大的平台,然后往里面不断地加东西。“就像微信刚起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也是后来通过[朋友圈+附近+支付+电商]等一点点慢慢加起来的。”同样对于直播,他觉得直播加教育未来肯定会是一个趋势,只是现在时机还未到,直播+电商的模式也是现在才慢慢开始尝试,未来直播一定会加上教育。”因为直播不但使得教育的门槛大大降低了,还极大地提高了知识的传播速度,未来将对教育行业产生革命性的改变。”以下为高峰论坛环节实录:(创客猫在不该变其原意的情况下有所删减)“圆桌对话:这是投资最好的时代!嘉宾主持:李竹(中国青年天使会副会长、英诺基金创始合伙人)对话嘉宾:杨向阳(源政投资董事长)、麦刚(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创业工场合伙人)、徐晨(戈壁创投合伙人)、陶闯(知卓资本创始合伙人)、郑刚(紫辉创投CEO)、王明耀(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朱波(追梦者基金、创新谷创始人)李竹:我们今天在座的嘉宾,既有个人天使,也有投资机构。而且北上广深的机构都全了,这个环节用中文来讲,请大家注意。因为我们这个时间比较有限,我想首先有请在座的各位,简单的每个人一分钟,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投资机构,并且谈一下今年您投资了多少项目。杨向阳:我是杨向阳,今年投资了三五个项目,投得不多。麦刚:创业工场今年投的是一些基金和五个海外项目。徐晨:大家好,我是戈壁创投的徐晨,今年到现在投了有26到27个项目。陶闯:我们投了60个,其中三分之一在北美海外。郑刚:大家好,我是紫辉创投的郑刚,我们有一些战略的项目,准备了很多时间。不过在这三个月之内,我们应该会有超过十个项目。所谓的资本寒冬,我们其实有更大的机会,表面很多行业不太行,但只是没有找到一些点,怎么样跟我们投的移动互联网企业里最具有生产力的,和现在正在热的东西结合起来,我觉得这里面的东西比较多。朱波:大家好,我是追梦者基金的朱波,我们今年投了五个。王明耀:我是来自联想之星的王明耀,目前为止投了32个项目,从实际的数据显示,我们还是跟去年保持同样的节奏。李竹:好的,大杨你刚刚说投了几个项目?你平时是不是每年都是一样的项目?杨向阳:五个,每年也都是四五个,不会投得很多。李竹:我们看到台上的这些天使,基本上是要么维持原来的速度,对吧?包括像联想之星、追梦者基金,然后其他的基本上是比往年要少一点。陶闯可能比往年还多。陶闯:我们实际上今年来看,整体速度放缓,但是我们大量的项目在今年签约,包括我们领投和跟投的,在国内上有接近三四十家,在今年签约。但是从速度上,我们从季度已经开始明显的放缓,这个要承认,不能说资本的冬天,但是现在大家都是一样的。对资本的判断:是真冷还是假冷?李竹:从创业者的感受来说,我们很多创业者的感受是什么?他们今年融资比去年难。但是也看到像张敏副会长也说到,他们今年投的项目是去年的两倍,小平老师其实对未来也是比较看好的。我们现在从在座的各位来看,到了今天,到了第三季度,你们觉得今年整个形势会怎么样?如果预计到年底的话,整个全年来看,今年真的是资本的冬天吗?是真冷还是假冷。大家给一个资本的判断。麦刚:我来谈一谈,我从数字角度来说。第一,咱们讲冬天的时候,其实很多人讲的是融资的冬天,这个事情是不可否认的,作为早期投资,我们投资是比较少,我们需要更多的资金接下一棒。从他们的投资心情来说,毫无疑问这个速度是放缓了。早期投资,节奏放缓一些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问题是A跟B出手的时候,跟去年相比,这个低一点。为什么?每一个投资机会,不管是对创业者来讲还是投资人来讲,本质上是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时代有政策原因,有经济周期,有创新周期等等。李竹:所以要顺势而为。朱波:其实我觉得,我们开车会换赛道,以前主要是商业模式的创新,现在变成技术创新为主。所以以前很热的这些项目,到今年我们觉得风口不在了,可能就不再投了。所以其实我们在座的很多创业者自己没有准备好,我们很多现在路演项目还是以商业模式为主。如果以技术为主的话,现在无论是人工智能,AR、VR等等,这些行业现在还是在初创期,还是在早期,我们投资人还没有完全看清楚未来在哪里下手。所以现在是钱不少,但好的项目实在太少太少。所以我觉得不是寒冬,没有寒冬,主要是一些老的那些商业模式的东西,对它们来讲可能是寒冬。但是我们这些投资人,在呼唤着有一些新的真正技术驱动的创新变化的这些项目,可能是我们喜欢追的。反正今年上半年,我大部分项目都是投在跟技术相关的。李竹:改风格了。朱波:完全改风格了,而且投资逻辑变了。原来的用户数,DAU,现在这些东西今年不看了。李竹:原来你都是投90后,你投技术创新还投90后吗?朱波:不,90后技术创新还是有的。李竹:所以你的观点是两个时代交替的时候,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创新,这个创新在哪里还需要观察。朱波:我们投资人要换挡,创业者也要换挡,所以在座的创业者,关于商业模式、O2O的东西就不要弄了,想着去看那些面向未来的东西,可能对我们这些投资人会更好。李竹:建议已经提出来了,我们本来想在后面给大家建议。徐晨已经拿起了话筒,这个投资大还是小?徐晨:其实早期投资,前一段时间清科发了数据,大家的早期投资,虽然说数量不像去年那么猛,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挺多。为什么大家觉得有的比较冷,因为整个资本的叠加效益变低了。前两年最主要的点在于这个公司基本上三个月到五个月就会死,这个叠加效益非常明显。现在叠加效益变的非常长,好像是想要连续融资的公司变得非常多。今年上半年,好多公司花时间帮助公司融钱。还有就是另外一种趋势,去年到今年,很多人的钱往海外涌,这个事不在我们统计的范围内,包括我们三分之一投在东南亚和香港。所以这一块我们现在其实看不到,不在我们所谓的普通国内创业者视野之内。那这两块加起来,导致我们今年看起来其实投资的总量变少了。但是反过来来说,最后你这个葡萄不种下来,不知道好不好。种下来到成熟还要有一段的时间。其实种出来的葡萄,产出好葡萄的并不是那些看起来比较好的,反而是那些不太热的,产出来的葡萄效果是最好的。但是想要连续融资,想要找风口的人,必须要提前。杨向阳:去年大家讨论的冬天,我其实我一直比较困惑,中国经济的发展,企业的发展,最早的发展的模式其实靠经营发展,靠经营去滚动,去发展自己的企业。这个融资的想法,加上互联网大潮,造成了很多的增幅的效应。所以融资的发展,就变得大家开始一拥而上。这个时候创业的话,其实也是被鼓励起来了。其实整个创业的项目更多,然后投钱也多。这个就造成了似乎是一个资本的所谓的春天,其实这个春天还没有来,其实早就到夏天了。冬天的由来到底是谁先说的?是怎么感知到的,其实我觉得背后其实有两件事是蛮重要的。其中一个是新三板走着走着,大家看到没有像以前设想的那么牛。再后来战略新兴板停止,资本跟融资是发展的,跟金融是发展的,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李竹:没有接盘侠。杨向阳:经营式发展,对推出的需求,没有那么格式化,没有那么一定化。那么融资的发展,一定是要退出的。退出的话,最主要的通道就是资本市场的通道。那这样的话,其实就是说一种主要的原因造成了所谓的冬天,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个情况,以后不会有改观,不会好,也不会坏,这就是一个常态。所以我的观点就是说,这是一个常态。资本市场当你的供给多的时候,然后退出的这个渠道没有变的时候,它其实就会产生这种现象,而这种现象从另外一个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来说,它是一个供需的问题,这是一个总供需的问题。当大量的供给充分竞争的时候,它最后一定处在一种竞争的状态下。所以充分竞争的一种状态情况下,就是大家所谓感觉到的冬天,这就是冬天,对投资人也是一样,对融资者也是,对创业者也是一样。但是这个冬天将会形成一种常态。再讲一讲现在我们所谓的比如说概念式的投资。融资放下以后,现在又有所谓的轨道,所谓的投资90后,现在说的是技术,你不认识90后,你就别坐在这里了,现在变成只投技术。其实这些都是中国的一帮聪明的投资者,他们做的一些成绩以后,做出来一些概念,这一帮人自己说我有哪一个体系,我挺牛逼的。这就是说赛道,怎么做应变,不赚钱,这个风口论,这些东西都传出来了。这个就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学习能力,不知道是哪一个大佬说的,大家就去学。其实创业也好,投资也好,最后我自己认为还是要回归基本原理。比如说有几件事。第一,我们讲消费升级。我们十个创业企业,有多少企业家真正理解中产阶级消费,真正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消费升级这一问题。那么很多时候,我们进行消费,你知道这是什么消费吗?第二,就是技术,我们讲一个很实际的情况,现在投技术变成了一种时髦,我这个基金碰到技术,马上就要投资,AI也好,AR也好,VR也好,机器人也好,但是我今天要说一点,一个好的技术未必可以做出好的产品。你做出了好的产品,你不一定卖出好市场。你是一个好技术,开发一个好产品,你卖了一个好市场,但是你未必做成一个好企业。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新常态,冬天的这种情况以后就是常态。陶闯:我还是回到竹兄的话题。什么时候是冬天?我认为现在已经是春天,下面还有秋天,后面就是冬天,肯定还会更冷。因为我们在2014年早期上半年夏天出来了大量的投资的项目,到今年下半年或者到明年上半年还会爆发。也就是说更多的项目可能拿不到后续的融资。这个我们都知道,但是我觉得从投资人和这个创业者来看,今天不知道是谁讲过,我忘了是小平老师还是麦刚老师讲的,最后的成功的企业都是要经过寒冬出来的。我自己做过两个企业第一个企业大家不知道,是2001年创办的,我当时在加拿大多伦多创办这一家公司,那个时候我们到处找投资者。但是我到2005年,成为加拿大当时十大最豪华的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卖给了微软,这就是我当时做的第一家公司。第二家公司,大家可能知道PPTV,PPTV我是2008年底参与做的,我们李竹兄也知道,也是拿回了钱。我记得我还找到他的办公室,找他要五十万美金,Peter把我赶出去了,这个时候也是冬天熬过的时候,冬天你没有子弹,别人也没有子弹,这个时候就是比创业者的能力的时候。就是不在风投的时候完全是看你自己内功的时候。所以这一点无论是创业者,这是非常关键的,所以对创业者来说是一个机会。对于我们投资的机会,我们不是看明年,也不是看后年,都是五年以后的事。所以这个时候,当别人做贪婪的时候,你要保守一点。别人保守一点,你可能要贪婪一点。所以我觉得尤其是我们早期投资,尤其是一种反周期的一种操作模式。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机会里头,也许对所有的创业来说,是一个好的机会。李竹:所以你觉得天使投资已经进入了寒冬?陶闯:我觉得天使投资没有冷到那个程度,但是后面的VC、PE,已经冷到了一定程度。我们觉得天使投资,是一个不眠之夜,我们可以做一个跨周期的领域。就像刚刚朱波也说了,可能在风格、赛道上面做一些思考。我们也要做一些思考,在这个时候我们怎么操作。王明耀:其实我特别谨慎的提到冬天这个时代,因为上面写着这是一个投资最好的时代,我们从广度和长度来讲,这还是非常好的时代。我们讲冬天,主要是针对于这一两年的时间,微观的角度讲,可能面临着一定的挑战。所以一定要说,这也不能叫冬天,最多叫倒春寒。这个倒春寒的原因是什么?刚刚大杨讲的我特别认可,一个就是资本市场的影响,因为所有的投资都是要退出的,后端堵住了之后,前面就会传达。这是第一个。第二,过去两年,在资本市场里面,其实一个特别重要的点就是投资的主题,过去的投资主题很热,什么互联网,O2O都会出来一系列,但是在我的印象里面这个词非常谨慎,这个词有很强的号召性,导致后端的人用了一个方面叫做比较法。什么意思呢?我们最近有一个投资人找到我们这里,他们说这个市场很大,我们还要做。我问他你投的商业逻辑到底是什么样子?创始人来教育我,他说这个东西就不用问了,大家都是一样的,我就要考虑,我做了以后,会不会比他好一点。这个问题就会带来绝对的问题,带头的这只羊,他的方向是错的,后面整个投资的方向,就会受到很大的打击。这就是过去一两年,里面发生的特别火热的投资主题,遇到集体性的投资挑战,所面临的一个比较大的变革的一个局面。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原因就在于过快过热,大家独立思考的这个方向还不够。在目前的这个时间节点来讲,套用政府的话就是调结构,确实应该调一下结构。调结构的目的不是说我们又出来一个新的投资主题,而是希望大家的投资风格能够更加丰富化,各自去找一些实战的应用。刚刚Peter讲的话很有意思,国外的To  B的占的比例很高,国内的很小。主要原因是To  C爆发性很大,对市场的影响很大。但是To  B的市场确实说经历的周期时间会越长,需要发展的精力也可能比较多。从而使得从这个领域是大家投资不够的。这就构成了我们当前的一个所谓的这个寒冬到来的原因,前面太热,投资过热,一下子受到打击,变得比较冷,这是我对冬天的一个看法。投资结构应加快还是放缓,下一波的浪潮在哪里?李竹:因为时间有限,这个话题我们不能展开。现在就是从明耀,大杨这里,意思就是说过去太热了,所以现在实际上才是常态。对吧?然后大家各执一词,所以我想我们首先从我们的行动上,我们来做一个统计。从现在开始到明年上半年,大家觉得应该加快现在的投资结构,还是保持投资结构放缓?郑刚:我会加快。我后面的项目都要上。李竹:加快的举手。那半边都是加快的,我们看一下,加快的都是机构。王明耀:不是,新的浪潮已经来了,如果你现在还不下注,下面那一波浪潮就要来了。郑刚:朱总说的确实是,我们现在的感觉是什么?我们感觉到下来的大波浪潮是什么?已经不是淘宝天猫,我们看看双十一现在想干什么?下一波颠覆淘宝和天猫的可能就是直播的东西。李竹:直播。郑刚:但是我认为最高价值的就是直播平台。我最近在给下面的公司找房子,我至少碰到了两个例子,我们找别墅,找那种大的可以做隔间的时候,他们说你们要做直播吗?你们要做网红吗?这是北京上海。你会发现,社会已经涌动了。所以这一块的话,也是我们加紧快速冲进去的地方。李竹:说到下一个问题,大家每一个人简单说一下,如果你们现在要投,最看好两个方向是什么?杨向阳:能源和深度的机械制造。麦刚:因为你的背景观点不一样,所以我们的看法不一样,我更偏向个人投资者。我们的这种力度和手法,或者体制机制不一样,那我个人的话,我一直没有刻意去追风过,追风容易赚到快钱,有时候也会容易死得快。李竹:麦刚前一段时间一直在硅谷安全的观察。麦刚:在徐老师曾经战斗工作过的加拿大。所以我觉得这个结构怎么说?就是钱的性质,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李竹:决定每一个人做法不一样。麦刚:所以这个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所以我还是要看清楚一个领域的现在和未来,在我们公司有三个词。一个是独立思考,第二个是深度研究,第三个词叫做全局博弈。为什么会提这三个词?今天的投资市场,跟过去五年十年完全不一样。李竹:对,天使投资也有理性的一面,也要做研究。麦刚:过于理性是很大的错误。我没有说理性,我的风格就是我看好的领域我深挖,我不看不懂的领域,所以我刚才说,今天投了很多的基金。我看不懂的让他们去做覆盖度,我可能在我看好的领域深挖。李竹:所以大杨看好的是能源和高端制造。那这个还是确实比较高端的。那麦会长看好的是什么?麦刚:我还是偏金融,互联网金融这一块。李竹:我记得你是学金融的是吧?麦刚:对。徐晨:我觉得我个人感觉,今年到明年,我觉得像大杨老师和麦老师讲的,接下来可能真的是常态,在寒冬会有一些爆发点出来,但是这可能是一个业态。所以你更需要把这个钱放在理性的地方。第二,我们机构有一个问题,我们觉得我们市场再好,我们能投的能力也就这些,我们自己不是很有钱,我们自己能干的活就是这么多,所以选择投这么多。不过从行业来看,其实我们一直以来,有一些行业投到现在,我们会继续投下去。李竹:旅游。徐晨:我们最近投了几个公司,如果大家关心我们投资整个方向的话。所以这一块我们会继续深挖。因为我觉得从大的市场纬度和逻辑来看,我们还有很多没有探讨出来。第二块就是和大杨差不多,和制造业相关的。特别是和制造相结合的一些产业我们会多投。陶闯:刚刚有人谈到直播,我们今天在座的大佬有两个是直播出身的。我们以前的PPTV就是直播,大家觉得互联网就是点播,小视频,而不是直播型的。但是回到现在的情况,我们自己完全是做企业出身,包括我们现在创新资本的公司是一种什么样的打法?我认为无论优秀的企业家,也许是Elon Musk,他已经有实力了,如果像一些经过了三年五年出来的企业家,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终点长什么样,马云、马化腾都不一样。所以你不要认为你知道终点在哪里。所以我现在还在坚持PPTV,我们还是没有和网红一起比,因为我们本身的流量就很强。我觉得作为一个投资人,我们的打法是什么?我们比创业者多做一点事情就是实战,我们现在非常加强投后的深入的参与。我可能跟其他的不一样,大家知道,我们上周把我们刚刚投的两家公司的流量合并了。我们无论是做蛋糕,还是做鲜花,我们已经是流量第一了。我们在企业发展的今天,我们利用投资人的经验、人脉、资源扶持他,在过去中间,不断的去找,我们也不知道伟大的投资人长什么样,我们希望他们在未来的春天当中持续,也给他们建立信心,因为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有恐惧感,都不知道未来长什么样。因为大家知道十人的公司很有挑战,一百公司很有挑战,一千人的公司也很有挑战,我在微软干的时候,几十万人的公司也是天天都是挑战。所以我觉得就是建立赛道,投完以后好好的去扶持他们。李竹:好的。郑刚:以前你讲情怀,讲工匠精神,就像笑话一样。但是我们就是有情怀,但是现在90后,没有钱也要消费,就买最贵的,而美国人一模一样,卖肾都要买iPhone,买最好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中国整个创业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鼓励大家做一些原创的,高质量的,认真做事的这些人,他们真的可以出来,这个东西就是中国制造业会很强。你看到我们整个互联网企业出海,已经有一些非常成功的案例。但是这一些人最早是做游戏,现在慢慢把一些应用,综合一些我们互联网的打法。估计你到中东、沙特阿拉伯,你可能不是那么乐观,你要当地化。是你可以看到我们互联网很多的发展,我们的人才,我们在琢磨,研究,其实我认为真的是相当有意义的。我觉得现在来看互联网是一个机会,但是你找对的公司,找对的人,这是一个。第二个,像我刚才说了,我觉得还是泛娱乐这一块加直播,加上大消费的概念。我认为肯定是一个非常好的方面,这里面还有一些基础设施的东西,后面大数据的运算,后面的这些设备有一些方面的支持,我觉得这个可能也是一个方面。李竹:所以泛娱乐和大消费是你关注的方向。最后两位简单说一下。朱波:我最后会以技术加驱动关注的比较多一点,能够构建长期的技术护城河,这是我最关注的。第二就是亚文化,文化之类,包括泛娱乐之类的,我走两个极端,一个是上升,一个是浮在里面的,这两个。王明耀:联想之星的关注重点很明确,我们加大医疗健康人工智能这两大方面的投资,主要原因是两个,一个是联想之星目前已经投了将近两百家公司,今年上半年我们统计投资的这两大板块带来的投资价值最大,这两个都是非常专业的行业,我们在这两个行业已经有四五年的布局,也有一定的认知,所以我觉得未来会加大对这两块的投资。李竹:所以还是发现自己的基因。王明耀:对,一定要跟自己的特长、基因相匹配。李竹:大家看我们在座的所有的天使投资人,投资方向还是非常多样性,非常丰富。所以在座的所有的创业者,包括今天拿到我们江湖令的创业者都可以来找他们。并不是只投技术,还有旅游、还有技术、还有泛娱乐,还有能源,医疗健康都有。应该说中国青年天使会就是这样的组织,把国内各式各样的,投各种方向的,不管是个人还是机构的天使,集合到一起。我每一个月还有一个合投会,在北京、在上海都有合投会。创业者来找中国青年天使会的天使是明确的选择。我们这一个环节到此结束。(以上,创客猫现场报道,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科技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