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创新智能播种机自动检测 解决重播漏播难题


金秋十月,东北平原广袤的黑土地上一派丰收的喜悦景象。这对于来自垦区的李贵宾来讲,亲切又熟悉。正是因为从小看惯了规模化作业的农机具,知道它们的痛点和不足,所以正在读大学的李贵宾有了改良农机具的想法。日前,在黑龙江省第二届“互联网 ”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中,李贵宾及其团队带来的创意作品“基于传感器与GPS融合的电动播种机”获得大赛金奖。他与小伙伴距离实现目标又近了一步。  

 

 

互联网 播种机  李贵宾是东北农业大学工程学院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大三学生。从小生活在我省垦区的他对大型农机具并不陌生。一望无际的田野,田野上纵横驰骋的播种机和收割机在他童年的记忆里留有深深的印迹。尽管那时他对家里的农活参与并不多,但从大人们的言谈祈盼中,他还是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播种机虽然可以将人解放出来,但是漏播重播的现象却依然让人苦恼。大人们盼望着更智能的播种机,就在这种盼望中,李贵宾考进了东北农业大学工程学院,一个与大型农机具有着密切联系的地方。    一进大学,李贵宾就被实验室各种新奇的东西吸引了。当时,实验室已经有了一台播种机,但那台播种机非常老旧,靠传统的链条带动,遇地轮打滑时,链条松动,漏播现象再所难免。李贵宾与几名同学一起动手,将链条驱动改成电机驱动,播种机完成第一次更新换代,播种变均匀了。    “互联网 ”深入生产和生活,让很多方面有了更多的数据支撑。有一次与指导老师刘立意闲聊时,刘立意对李贵宾说:“你们改良播种机可以考虑大数据方向。”这句提醒让李贵宾欣喜若狂,如果能和大数据结合,播种机不就有了一个可以自主分析的大脑吗?智能化的播种机除了播种,也许可以实现更多……    调试一千多次才成功  李贵宾为他理想中的智能播种机设计了很多炫酷功能,其中之一就是气动点播,将种子放进一个直直的管,借助气压让管子直插地里,精准播种。当初,大一学生封纪港就是被这个炫酷设计所吸引,才加入创新创业团队的。    然而,现实总要比小伙子们的设计复杂得多,直管点耕因为对管壁材质的要求比较高,他们找不到合适的材料,这个功能目前只得放弃。硬件不容易,那就在软件上精益求精。然而,在为播种机装“大脑”的过程中,他们也遇到了麻烦。为了照顾农民操作者,李贵宾将播种机的模式设成高智能的“傻瓜式”,几个按扭便可实现所有功能,在编写程序时,有一个控制,输入代码后就是不好使,也找不出来原因。大家把几千行代码推翻再重写,反反复复调试了一千多次。“那段时间几乎是崩溃的,”封纪港说,“不夸张地说,晚上做梦都在想着解决的办法。”那时正值暑假,几个人吃不香睡不好,只在家呆了7天,就返回实验室继续攻关。    找各种资料、书籍、文献,寻找新的思路,将程序删除重新编写,经过一系列的折腾,最终问题解决了,而封纪港也被累得住进了医院。   获创意组金奖将尽快推向市场  今年9月,在第二届全省互联网 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上,一款新型创意播种机吸引了评委们的眼球。播种机通过无线网络与个人的手机连接,利用排种器出口处的检测装置,将数据上传云端数据库,不但能清楚地记录重播漏播的坐标点而且能实时知道播种量、车速、位置信息,以及耕深、地形以及适合耕种的品种。几千年的传统耕种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精播量提高,土地利用率增加了2%-3%,他们的创新获创意组金奖。    接下来,李贵宾和小伙伴会努力把这款智能播种机推向市场,他讲,一台六垄机的售价大概在6万左右,而改装一台传统六垄机大概需要3万元。这个价位农民们基本都能接受。这是他们的一代机,之后他们还会不断升级,比如,在人机交互界面进行改良,让它更具有“傻瓜”气质。   谈到未来,李贵宾说,近期最迫切的是要进行一次纳新,将不同专业的学弟学妹招进项目组,取长补短一起发展,尽快让项目与市场对接。远一点的打算,他和封纪港都要考研,留在实验室,继续做他们喜欢的智能机。李贵宾说,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农机具是美国约翰迪尔的农机具,自动化程度非常高,有了它们的帮助,美国一个农场往往只需要一个人打理。这也是我国大农业的发展方向,集约化、现代化、智能化,充分将农民解放出来。为着这个目标,他和封纪港还要继续无休止地奋斗。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科技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