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大股东同为长城汇理 *ST新都重组已受挫 *ST亚星保壳前景现阴霾


*ST新都(000033)资产注入受阻,*ST亚星(600319)刚刚起步。时近年尾,旗下两家退市风险公司的重组进程,或令有着“并购教父”之称的宋晓明也深感头疼。

22日,*ST亚星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的事项已经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将继续停牌。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自今年5月首次举牌*ST亚星以来,宋晓明掌控的深圳长城汇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长城汇理”)通过强势增持、豁免原股东资产承诺等方式,逐步站稳公司第一大股东地位。

但目前*ST亚星业绩实在是不佳,上半年净利亏损就达7100余万元。而距年内保壳时限仅有3个多月的时间,故此时才推进重组工作,颇令中小股东担心。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ST新都的第一大股东,宋晓明一方本月同样给出了该公司的重组方向。然而,其召开股东大会的议案刚刚提出就遭到董事会的否决,更被爆出持股产品还有4个月就将到期清算的消息,令*ST新都的重组前景蒙上一层阴霾。

“对于以‘野蛮人’形象现身的并购资本来说,在推动上市公司重组工作中,会面对公司管理层、原大股东等多方面的利益博弈,阻力、风险都较大。”22日,中诚顾问首席投资分析师王瑞鑫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ST新都出现的情况可能也会发生在*ST亚星身上,这无疑令*ST亚星的保壳前景更令人担忧。

再没动静就晚了

临近最后一个季度,A股市场ST股的保壳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ST亚星也因宋晓明一方的进驻而引来更多关注。

9月6日*ST亚星就发布公告称,公司正在筹划重大事项,申请停牌。至9月22日,公司终于公告证实,“……经与有关各方论证和协商,上述事项对公司构成了重大资产重组。”并称待相关工作完成后,将召开董事会审议重大资产重组预案。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ST亚星近年来主营业务持续低迷、经营不善。2011年至2015年的5年,仅有1年实现盈利,长期挣扎于保壳困境中。

同时,公司重组也频频遭遇挫折。如2012年进场的山东盐业集团,2014年受让股份成为公司大股东的北京光耀东方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光耀东方”),均未能顺利推进公司转型。

直到今年5月,长城汇理的出现,令*ST亚星的重组前景再现曙光。公告显示,5月4日长城汇理首次公告举牌*ST亚星,随后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长城汇理又完成了3次举牌,持股比例升至23.6%,一举甩开光耀东方的12.67%,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一方面,*ST亚星股权分散;另一方面,多次重组尝试后,公司资产经过清理,具备了较为干净的‘壳’优势。所以,公司也就更容易成为并购资本青睐的对象。”王瑞鑫对经济导报记者分析道。

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的几位公司小股东看来,相较于前期几家实体企业的尝试,更具资本市场专业能力的长城汇理,或许能给公司更大的帮助。

值得关注的是,几乎与*ST亚星停牌同一时间,长城汇理也对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ST新都提出了重组方向。

资料显示,长城汇理一方通过“长城汇理六号专项投资”、“融通资本长城汇理并购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合计持有*ST新都11.50%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

9月7日晚,*ST新都披露,长城汇理要求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关于公司受赠东营大海科林光电有限公司股权100%股权暨关联交易的议案》。

资料显示,科林光电控股股东为山东大海集团旗下的山东大海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主营光伏组件生产销售,今年1-7月营业收入1.42亿元,净利润629万元。

“*ST新都向新能源转型的预案,确实一度激发了我对*ST亚星转型的期待。”投资者张明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ST亚星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且金额超过7100万元,主业无力迹象明显。而随着年尾时间越来越近,公司保壳压力越来越大,“如果没有强有力的转型,公司无论是保壳还是后续生存,都很堪忧。”

“前车之鉴”显风险

然而,在满满的期待下,*ST新都的重组进程却突然生变,令各方措手不及。

公告显示,*ST新都于9月13日召开临时董事会会议,9名到会董事表决《关于不同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虽然有长城汇理派驻新都酒店出任副董事长的苏从跃以及杨志强两人投出反对票,但最终仍然在7票赞成、2票反对下,议案获得通过,股东会不获召开。

此举随即引起长城汇理一方的不满。宋晓明在其9月14日的微博中就写道,“我们以极大的耐心和包容心与有关股东和上市公司董事会进行了无数次沟通,希望其能够准确了解政策动向、尊重资本市场规律,以正确的方式解决上市公司面临的困难。在发现上市公司正走往错误方向的时候,我们也尽了最大努力去引导修正。”

据*ST新都的股东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公司曾因2013年、2014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自2015年5月21日起被暂停上市。后在长城汇理主导下完成破产重整,最终于今年上半年净利润重归正值,并申请恢复上市。然而,即便如此,长城汇理一方与公司原控制人之间的主导权之争依然存在,并给公司重组带来了巨大阻力。

实际上,宋晓明早于*ST新都推出重组预案之前,就已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其在9月1日的微博中就称,“目前,有个别股东为了自身利益而置广大股民利益于不顾,为此,我们不惜与其进行坚决斗争。”

据悉,目前长城汇理一方已经向*ST新都监事会递交召开股东大会的申请,试图绕过公司董事会的阻碍。不过,*ST新都方面也在公告中注明,参与提起临时股东大会的融通资本长城汇理并购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已经被其管理人深圳市融通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宣告在2016年1月29日到期终止,并由此质疑长城汇理持股10%的股东资格。

对此,苏从跃不得不做出解释,称长城汇理1号资管计划于2016年1月29日开始清算,清算完成日期拟不晚于2017年1月29日。目前,长城汇理1号资管计划尚未清算完毕,其仍继续持有新都酒店4.82%的股份,股东资格未发生变化。

显然,长城汇理与公司管理层之间的斗法正变得越发白热化。

王瑞鑫等受访业内分析人士指出,*ST新都的情况凸显出并购资本推进公司重组进程中存在的问题。“原大股东、管理层、小股东都有着自己的利益考量,要想找到这个平衡点,很难。”王瑞鑫说道。

在受访人士看来,同样的情况也有可能在*ST亚星身上发生。

“首先,长城汇理是通过强势增持夺取了光耀东方的大股东地位,甚至影响到了其资产运作计划,所以不排除光耀东方会以二股东的身份,对后续的重组方案提出异议。其次,长城汇理方面尚未有时间增加其在董事会的话语权,这也给重组工作推进带来不确定性。”一家券商机构的分析人士对经济导报记者说道。

王瑞鑫则认为,*ST新都出现的问题也给*ST亚星带来一定负面影响,若其重组工作受到同样因素影响,且年内不能出现实质性进展,则“保壳”前景令人担忧。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科技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