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社会】震惊!噩梦!她每生一个儿子不出3年就离奇暴毙,直到第4个死去才发现残忍真相


45岁的刘强是四川的一个普通农民,从1996年开始的12年间,他和老婆每生一个儿子,不出3年,儿子就会离奇暴毙;当地的医生也找不出死因,就这样4个儿子莫名其妙死去。真相在多年以后才得以揭穿,却是如此残忍……

四川省自贡市富顺县兜山镇正义村是一个位于群山之中的偏僻小村,全村不过上百户人家。老汉刘家荣今年70岁,他有两个儿子——刘坤和刘强。

刘家荣当初让兄弟俩住在一个院子里,是为了他们好好相处,没想到却成了噩梦的开始。

▲刘家荣没想到,两个儿子的家庭之间竟演变出这种惨剧

“鬼屋”疑云

事情得从20多年前说起。刘家荣的老伴1993年病逝。才过了一个多月,小儿子刘强家就怪事连连。先是家里的百十头猪莫名死亡,死时倒地抽搐,口吐白沫,脚蹬地,鼻子和肛门处流出暗红的血。随后,他家的鸡也出现同样的症状,死鸡遍地。

随后,症状开始在刘强一家人身上蔓延,先后出现抽搐、昏迷不醒、呕吐等症状。刘强、马芳夫妇抢救及时才捡回一条命,儿子小波症状特别严重,于1996年7月抢救无效死亡。

当地乡村医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说是痢疾。2003年6月,刘强的二儿子再度出现同样的症状身亡。2004年4月,三儿子也暴毙。

8年时间内,三个儿子相继夭折,并且死时症状如出一辙,“都是口吐白沫,眼珠子瞪得圆圆的,口鼻流血。”

▲刘强的其中一个孩子

刘强请来疾控中心人员对自家房屋内的土壤、水质等进行了检测,结果均无异常。死亡的家禽送到畜牧局进行检测,无任何疫病。刘强夫妻俩以为“撞了鬼”,多次请大仙和神婆求符、算命。

刘强无数次回忆,自己究竟是得罪了谁。不到40岁的马芳,看起来像个老太太。

2006年12月,幼子小洪的出生让夫妇俩略感安慰,这个孩子虎头虎脑,看起来十分可爱。这也许是刘强最后当爹的机会,他把所有的爱都给了这个儿子。

步步追杀

2008年8月,父亲刘家荣在田里干农活时摔在田埂上,后被诊断为突发脑溢血。在外打工的刘强一家回老家探望。

8月23日,刘强一家人在哥哥刘坤家吃的午饭。饭后不久,小洪身体就不舒服。乡村医生说是吃了西瓜有些拉肚子,问题不大,开了两天的药。当晚,小洪吃了两次药,就没拉肚子了。见儿子没事,次日一早,刘强便带父亲刘家荣到成都看病。

午饭时分,马芳突然听见小洪“哎哟”一声叫唤,进屋一看,1岁多的儿子倒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翻着白眼。她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抱起孩子就往当地卫生院跑。当天傍晚6时许,小洪在卫生院停止了心跳,诊断死因为中毒性痢疾。

小洪的暴毙让刘强更加坚信,有人在背后搞鬼。“我对小儿子特别疼惜,保护严密,几乎是寸步不离。我在成都打工时,孩子都好好的,活蹦乱跳,一回来就出事,肯定是有人下黑手。”

▲刘强、马芳夫妇

刘强开始将怀疑的目光投向父亲和哥嫂,一家人在同一口锅里吃饭,几次出事,老父刘家荣和刘坤夫妇却没事。

尸检测出毒鼠强

刘家诡异命案很快传开,当地电视台以《神秘的老屋事件》做了专题报道。一天晚上,哥哥刘坤悄悄将家里剩下的半包毒鼠强倒在外面,但被村民发现。刘坤仓皇逃走,不小心还摔了一跤。

此事也引起重庆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专家们的注意。2008年11月,专家来到刘强家仔细检查,怀疑很可能是食物中毒。同年12月,专家与富顺县警方协商,决定对小洪开棺验尸。

2009年2月9日,军事科学院附属三零七医院在小洪的胸腔积液、肝脏、胃组织中检测出毒鼠强。此后,警方对另三个儿子也进行验尸。随后,警方成立重案组。

经调查,警方发现刘家大多数人都曾发病。2006年10月,刘强一位堂哥在他家吃晚饭时也出现抽搐。2007年正月初十,刘强的妹妹刘作述从新疆带儿子回村,住在刘坤家,其儿子也曾出现抽搐、呕吐,但症状较轻。

这么多家人里,只有哥哥刘坤和嫂子张凤未发过病。小洪发病当天,唯一接触过的就是刘坤夫妇。

此时,有村民反映,刘坤在警方介入调查老刘家老屋怪事后,从广东顺德急匆匆回了趟老家,住了一天又离开,还托关系打听警方办案的情况。2009年4月,警方将正在顺德一家制衣厂上班的刘坤夫妇抓捕归案。

惊人真相

嫂子张凤说,刘强家先后生育四个儿子,而她在小儿子出生前,生的都是女儿。因为分家,妯娌之间产生矛盾,经常激烈争吵。“农村重男轻女,他们经常嘲骂我们只会生女儿,无后代,是孤人,我感觉被深深地羞辱,早晚要出这口气。”从那时起,她就有了报复让他们“断子绝孙”的想法。

“公公(刘家荣)太偏爱小叔子夫妇和他们的孩子,我们一家根本没地位,他凭什么这么对我们啊?”张凤脸上写满怨恨。

就这样,12年间,张凤用毒鼠强放进碗里将刘强家的4个儿子相继毒杀,只为让其“断子绝孙”。而后,张凤夫妇装作若无其事,继续和小叔子一家生活在一起。

得知这一消息后,刘强夫妇昏了过去。

只因嫉妒

今年50岁的张凤只有小学一年级文化。她告诉记者,她生了前4个孩子都是女儿,“后来生了儿子小杰,但公公对我家的态度却没好转。”

“公公的偏心让我走火入魔。”张凤说,2008年8月23日上午,刘强带刘家荣去成都看病。临别时,小杰喊了声“爷爷再见”,刘家荣看都没看一眼,但对小洪却是又抱又亲。张凤咬牙切齿,在马芳和丈夫与公公话别的间隙,她提前回家向侄子小洪的药碗里投毒。

小洪死后,刘坤怀疑是妻子做了手脚。在他逼问之下,张凤承认了事实。“一切都太迟了。”刘坤说,如果早些察觉妻子的罪恶念头,自己从中调解一下,或许就没有这样的悲剧。

“仇恨从种子变成大树”

在马芳眼中,嫂子张凤是一个气量很小的人。“千万不能得罪她,她嘴上不说,心里记你一辈子。”

“我们之间很多问题没处理好,一些小矛盾变成了大矛盾,仇恨的种子变成了大树。”刘强说,是自己的隐忍和妥协酿成了悲剧。

刘强、刘坤两家住的土房共用一个院子,一间堂屋。当年,刘家荣为儿子和睦才让他们共用一个院子。如今破旧的土房残垣断壁,三间老屋坍塌了一半,一如遭重创的手足情。

▲这栋倒塌的土房是刘坤、刘强兄弟曾经的住所

一审,张凤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而刘坤则因帮助毁灭证据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截止2015年,张凤被判处无期徒刑后曾提出上诉,后被驳回上诉。

第四个儿子死后,悲痛欲绝的刘强夫妇重返成都打工,经常梦见孩子向自己喊救命,然后惊醒。“就算她被判死刑,也换不回我的孩子啊。”马芳蹲在墙角放声大哭。

刘强夫妇再也没有回过老家,这段伤痛,夫妻俩也许要用一辈子才能抚平。刘强说,暂时不打算要孩子,因为有心理阴影。对于法院没有判处嫂子死刑的做法他也表示理解,毕竟,哥嫂还有5个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抚养,“就让她在监狱里反思自己的罪孽吧。”

如今,风烛残年的刘家荣一无所有。已经无法挪动的他时常会朝着埋葬孙子那个山坡的方向默默流泪。

可怜的一家人,可怜了四个孩子!默默点起大拇指,希望这四个孩子在天堂不再遭受苦痛,也希望刘强夫妇能早日重新振作!

▍内容来源:广州日报、新闻晨报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科技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